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派駐海外

發表留言

在我工作早年,我時常認為自己應該會在海外生活的人。

這可能性因為我通常總是在一家公司擔任最多與海外事務接洽的人。而我也總是作好了打算,如果一日東家派我到海外去駐守;我的家庭,我的女兒又應如何作出安排呢?我對自己的應變和適應能力很具信心,於是我從來不認為人在外頭,會是煩愁。

早幾年,有一家來自美國矽谷的電訊企業,跟我磋談過,有意想邀請我替其分別於台北、東京、吉隆坡以及何志明市四個地點建新辦公室;為期可能需及幾年完成,更有可能最後需要決定於台北或東京裡駐守。

在談的過程中,工作的刺激感令我躍躍欲試;我幾乎把家庭都擱於東閣。

最終這個機會沒有成就,原說是集團在美國的行政架構決定有突變;不過,我竟然也心裡高興,原因是回家後深思熟慮過,發現我個人奔波不難,但要顧及心肝寶貝就絕不輕易。

現職的公司,有個不明文的文化;老闆都不會點選已婚女人派駐海外,好明顯排列方式先選單身漢、再選已婚男仕、最後才選單身女仕。「家」的思想文化,原來比我想像中的奠基更深更遠。

有緣結識了對面公司的主席太太,她既是跟隨丈夫打天下的賢內助,也是管理公司內務一切的掌舵手;女兒比藍藍大兩三歲,有時也見她放學後來接父母下班。

這位主席太太有時相遇,我們會閒談幾句,有時見她風塵撲撲,也訴幾句苦實在無太多時間陪女兒;見我跟女兒上專題訪問談親子,她一臉羨慕。

前些時候,終於跟派駐雅加達一家分行的同事太太 Ivy 見面,跟這位同事曾共事多年,早已成為好友;這幾年他一直在外,結婚生女,我也一直無緣跟他太太交往,這次旅遊幾天,謝謝該市嚴重塞車,令我們有個無所不談的機會。女人見面,不外乎都訴說家庭事孩子事。

一直以為能隨丈夫駐守外地;住屋、家傭、司機……等一切舒適安排下當全職主婦,生活定無憂;卻親眼目睹原來要適應外地生活,打點著一個在外地的家,倒也絕不容易。

孩 子不能入讀當地學校,必須入讀國際學校;所謂國際,也跟香港情況一樣,大多學生席位其實是被當地富豪霸佔下了。 跟富豪的孩子做同學,先不要說學成一身驕燥氣,更不用說對家傭的呼喝,對家裡的生活水準要求都相應地高出幾倍不正常的水平。 踫巧同學們都是當地超級富豪華僑之後;出入名車車隊、大宅園花園噴水池、一行列隊的女僕傭人……還有同學家長親戚那比X-光更銳利的穿透式勢利眼光。

「某日在茶樓踫上女兒的同學家長,說了聲嗨,那邊回贈一桌子瞟著我看的眼光。看妳穿什麼衣服,是不是名牌;看妳身上有沒有首飾,是哪一號的大小;她們的眼神像把我整個脫得精光似。」

當一個暫居當地受薪海外人員的兒女,除要在學習比人家多了學習不同語言的機會;也多了增強彈性去適應生活的強制性學習。

「學 校裡都是回教家庭,他們以『清早要洗澡上學』為重點潔淨題目,每日問我女兒:『今早有沒有洗澡?』女兒答沒有,她們就訓話她不潔淨。我們華人都不會在早上 洗澡啦,早上六時就要她起床,洗臉刷牙換衣服背書吃早餐塞車,哪有時間給她洗澡,再說清早洗澡又怕她易著涼。可是,跟學校解釋了,老師還是這樣問個不休; 終於孩子答:『洗了。』了事;可是啊,這不是教育了她說謊嗎?」

「我們一直教育她有禮、寬厚待人、要跟他人分享;學校教她,什麼也不能跟人分享,那是不衛生的,就連個別包裝的小零食也不行。」

「我們教她不能直呼家傭為『工人』要稱呼名字,正奇怪,幹麼我們叫家傭往往叫喚幾次無回應,但女兒小小年紀卻一呼總應;原來她學了同學般要高聲喊『sou-s!』家傭們就好欣喜地高聲回喊一句『Yes!』。這裡把我們的家教統統打亂!」

全職照顧尚且有這些困擾,要是我既職又母兩項同步於海外環境下,直不敢想像。

作者:別緻 BEE

別緻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生活追求。 且隨小蜂,追芬逐香; 見識天涯,細賞芳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