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小栗移日記—訂機票了

由於小栗是去關西,在疫情期間的入境政策變幻無常,甚至有擔心如果必需要在東京轉機,或轉陸上交通,我該怎樣計劃 Plan B 呢?由香港飛東京已經不易,還要租車人帶狗帶行李直奔關西,天啊!想起都覺得狗捱得人都未必能。(注:最初有說列車都要劃分入境人仕,但完全沒有提到攜帶入境狗隻上火車該怎麼做。)

剛好認識另一位正準備帶寵物去褔岡的網友提到大韓航空是可以把小型寵物(只限貓或狗)以手提行李帶著上客艙。於是就打去大韓航空查詢。坦白說,要找到這航空公司會說廣東話的客務服務是真不容易。我先在網站企圖訂機票,但見到在嘗試選 Pet Service 的位置時,系統不能自動確認我的機票,必須親自打去服務中心人手操作服務及任何關於寵物機位的事宜。而廣東話服務處只於週一至週五,服務時間截六時,相反,英文服務處則是24小時,而很多決定性的更改都得在韓國總公司的服務處確認,那就是說每日的香港時間五時前。

每星期只有一三五深夜航空飛大阪關西機場,在首爾仁川機場停一站,每班航機設四個 Pet Service 座位;在確認機票時,地勤人員會先詢問寵物資料;包括品種、年歲、身型大小及體重,所選用的軟旅行寵物袋的確實量度大小(上報)不能超過航機指定限制。於是我就問:「我現在用的那個寵物旅行袋剛好高度多了1厘米,那就是否不能使用?對方回答說:「那如果是軟包,可否輕輕壓一下塞入座椅底的空間?」我說當然可以。然後對方答:「那只要寵物不辛苦就可以了。」

後來,為了其他問題,我又打過去香港服務中心,結果對方說這次問題比較複雜,她解答不了,看來只有在機場當地勤的人員才可以給我確實答案。由於飛航時間是子夜後,我為怕當日因這個問題而阻我出發,寵物的出入境徐文件又得再辦,我務必要所有疑問都得到確實解決答案才安心,結果按那服務中心職員提議的時段,直接打了去大韓航空出境櫃位的負責人。由於香港服務處的職員說:「給你的號碼其實是我們負責出境櫃位運作的辦公室,但現在疫情非常時期,妳只能在五時後每隔一會試打過去,直到有人接聽,因為很可能整個辦公室的同事都去了櫃檯裡直忙到午夜的。」單就她這個體貼的指引,我決定人駐守在機場裡,由五點一直每15分鐘撥電話一次過去,如果幾次都不成功,我只好等櫃位八點開放時直接去排隊問好了。

結果五時一撥三嚮就有人接了;我知道我問的問題有點複雜,這樣打來也很不守規矩;所以先道歉並道明來意。沒想到,那邊廂很溫柔的安撫我,我的問題和焦慮他完全理解,所以不存在我來搞麻煩。他解答了我問題後,我就順道也問寵物旅行袋的尺碼問題,以下是完封不動的回答,我相信這樣才可以最原本的表達出他們在這Pet Service 服務是用心的。這位說話很具鎮靜力、表達力很高的,我相信他這樣力量的解答,絕對是管理層的表表者。他大致上是這樣說(我沒有錄音紀錄,都是憑記憶和理解,如有謬誤大家請見諒):「那個列出來的寵物袋尺碼是一個參考,主要是制定一般被稱為小型貓犬品種,總結出比較舒適的大小空間而又合適容易塞入座椅下面。我們當然鼓勵乘客自攜寵物,體積小的寵物膽子小容易受驚,也會因為氣壓容易出現健康問題,最好方法莫過於寵主在旁護著照料。由於以待在客艙中又不能影響其他乘客的關係,以及牠們的安全,在飛機航行中不能放出來,牠們也不好受。所以我們服務處先跟寵主乘客以規格限制去厘定寵物是否適合;但地勤人員不會帶個拉尺逐個給量度,只要視覺上可接受,航機中又確保座位下完整塞入那空間,而最重要是寵物都能安全及舒適安靜,那就是可以了。畢竟牠都是我們的乘客,也要牠覺得舒適啊。」

聽了這人性化的回答,心寬了。

航機要停首爾,我就先請韓國的朋友替我直接電郵去首爾機場客運服務,查詢狗隻下機後,在機場是否可以出籠/袋輕鬆走動一下。回答說:「在機場範圍的公眾候機空間,寵物可以離開籠子或旅行包,上帶並不多於一米繩距中,可以走動抒展,但寵物頸上必須配有寵主護照名字及可聯絡的手機號的吊牌。」

感覺上韓國機場和企業都對寵物有相當開明的接受態度呢。

為了讓小栗習慣,我們每隔幾天讓牠練習在那旅行袋中待一會;也最好自己多練習快速把寵物收起拉上前後的袋延伸部份的拉鍊。


發表留言

小栗移日記—出發前要幾時開始準備?

由於不斷有朋友問起我家小狗移居日本的過程,說過很多次請我公開全程如何處理。我一直有想將這整個過程整理一輯分享;奈何剛安頓的幾個月裡面要忙的事情實在太多太多(我好佩服那幾位KOL怎麼可以不斷把資料碎上,但保持到出影片)我向來只負責資料整合、排稿;自己從不必落手拍片剪片(雖說現在手機都做到);所以我小狗的「故事」就一直擱著。

一如我比較守舊風格,我較喜歡文字流傳。

所以這「小栗移居故事」要用一輯幾集連載來表達,我相信對於有意使用這方式的小寵主人,應該會有耐性爬一下文字的。

先說說少許背景。小栗是由某「不幾人道」的繁殖場接出來後,在漁農處追尋晶片上原主同意卻無法聯絡上的情況下,默許我的領養申請;所以小栗對於轉換新環境或有可能又再被遺棄都很害怕。本身都怕事膽小的,也從來深閨沒見過幾多世面,於是什麼都會直接震騰騰。

因為所有寵物旅遊都強調日本這地方手續非常繁複,尤其日語呢回事更加不是隨便一辦就成;所以幾乎所有有養寵物或有安排寵物移居的朋友都會勸喻我先選定一家可信賴的寵物旅遊代辦。好友親身選用體驗的一間轉介過來,第一次報價,我有點嚇一跳。而我第一個感覺是:「最難是日語遞表部份,若在日本境內找一家合資格辦理寵物入境的寵物店不是應該便捷嗎?」於是著我女兒問我們居住城市的寵物店。結果這個擬想並不通,不是每家寵物店能有這類入口寵物申辦的經驗,就算有也不是代客處理。

只好另找一家,因為疫情的變化和我入境的日期延了又延,我已經不知道我幾時能入境,我自身都不知,又怎麼知道小栗幾時可以入境呢?最糟糕是牠不像我們,72小時前做個檢測,牠要在不少於180日+30日(最好)之前就開始準備狂犬症疫苗注射。於是在還沒有找好合適的寵物旅遊公司辦委托,我自行先找可以打這種應日本入境規格的疫苗注射寵物醫院,原來可以符合日本入國要求的並不是每間都提供。最後我找到近我家住區的一家。

在注射第一針疫苗前,先要為寵物加國際晶片(即與漁農處原先為本地寵物所植入的不同)換言之出境的寵物,要不一開始就植國際晶片,要不就另加一個。因為位置都在後頸又不能太接近,於是主人要從旁學會兩晶片的位置;在入日本境時,能幫助海關人員手上讀機很快讀出兩組晶片號碼確認是很重要的。

在第一針疫苗注射後(可以同植晶片同一日),獸醫說最好隔上一個月才注射第二針,確定寵物身體反應,同檢驗血清會比較穩當及。然後,在出發前40天內,向日本動物檢疫所上載入境申請。一打開,全程網上辦,日英對照,我真心看不出難在哪裡?這官方連結非常清析解釋整個流程:(注:不打算做些功課的諸君,還是請寵物旅遊一開始就代辦吧!)https://www.maff.go.jp/…/animal/dog/import-other.html

於是我決定全部事情自己辦,因為時控比較容易;當然明白還有很多個程序關卡要過,但若然傳說中最困難的看來一點困難都無,那就不如親身從體驗中學習啦。(若然當日沒有這個勇氣,今日就不可能在這裡跟大家娓娓道來整個過程的要點。)

下面這表格是第一份,可以用 email 或傳真,算是日本檢疫所為你申請打開檔案,在這之後,他們一直會跟你保持電郵聯絡,會使用你所選定語言一直提醒你要適時呈交什麼的文件,也會提醒你哪裡填的資料好像有疑問要去確認清楚…等等,非常細心體貼。


發表留言

尋找他鄉的——購物車

有一事物,近年較貼地的靚太們一定很重視擁有,就一如她們最愛的包包一樣重要——就係車。

我說的不是開在大路上的車,是四輪轉向不花氣力,容量又大,摺起要省空間,單手控制,輕輕一帶一按,就跟著走的——買菜購物車!

我這號愛漂亮高貴為尚的靚太,本來是舊時代人,在轉換到中年阿姨一輩其中最難過一關就是,究竟要不要使用買菜車呢?用這種車自然就是擺明白已經是個不再瀟灑路線的少女,不過猶疑不多幾年,就自然會屈服於自己腰酸背痛矣;尤其是當脊醫跟妳說明白,女人天生的脊椎本來就壓力過大,再加上女人啊那些高跟鞋、蹺膝坐、斜襟坐、嫵媚彎脖S腰翹臀子……統統都是未老先彎的脊椎病源。

好吧!男人先別掩嘴巴偷笑!你們好得了多少?打手游脖子頸椎、坐盤椎骨錯位、腕管綜合症都很公平,從不少了你們份兒咧。

那麼究竟有無,既能瀟灑又能提重,四兩就撥千斤的?有!

只不過日本找不到,我想跟日本老文化說,別只發展整骨院啦,也別怕人家笑話就拉著小行李箱裝旅行啦。(明明白白看到你們去購物就把小行李鎖在站的儲物箱,然後買了東西躲在那站邊放入去。)當然,日本地方大的路距有完善車站,也大多的人會開車,這些問題變得遠沒香港人的大。

可是啊!問題回到女人們,很多日本太太也同樣不開車,只是習慣上她們不想拉著行李自覺很失禮,她們個子小車子大,買的東西大或多都拿不動。不過,是否就沒需要拉購物車呢?非也。

謎底就在每一次我把我的珍寶購物車從停車場放來,輕輕鬆鬆一手輕輕推著,一手在撥手機;或者我滿滿一車來自整個商場,甚至整個購物小區裡各處所搜購的,在停車場分好冷凍、尺碼、易碎…放入車裡。就會引來四處超多艷羨目光,也有人走來問這種車哪裡買。(類同的情況也見過日本人帶三兩個小孩出戶外,在車拉出一輛camping cart 草地專用拉車時,然後一大堆嚕嚕唆唆什物都丟入去,旁邊所有人就好羨慕。)

重點應該來自大多數日本人依然不習慣在海外網購。

我這三個月由東京銀座新宿,到回神戶各處在找合用的「購物車」。先前運來神戶的那台最大,四輪轉向,每次超市車來村口,我就推出去,有時遇到鄰居老太太,會連她買的那些也放進去;那我替她送回去門前不用手提。她和其他鄰居驚嘆容量之大超乎想像;重點還是根本不花我氣力。只不過,以她們嬌小身型,那購物車也超乎她們能力駕駑。

用這台在市區倒也是太霸路,於是只好又請老公替我運另一台我常用的 CITYSUPER 方形小車過來,當然也是四輪轉向的。

所以,我這幾個月遍尋不果的結論就是,幹嗎日本還只在賣那些用力拖拉單向的購物車呢?四輪轉向的早已經不是新設計了!有是有,全都只是走優雅細小設計,容量連我平常揹的包包還要小。而且啊!賣價由兩萬幾円起,這個就夠「脫離當代現實」的後現代文化堅持吧!

寶莉阿姨(自從在住神戶後,因為名字拼音就是寶莉,我就由別緻BEE成長為寶莉阿姨啦)今後會係神戶繼續履行「既優雅又實惠的四輛輕巧轉向方便一手控車一手滑手機好得再不是就一手付款一手把東東西西什什物物都往車裡丟也得得咗」的親善示範,朵姐!

明明白白見到很多神戶新一代女性比我還要忙,比我還高大健美時尚;怎麼還沒發現,現代女性日常千萬不要枉花氣力,要善用科技與生活設計啊。

我還是比較習慣這種大車,省力的購物車。


發表留言

神戶在住的第一年慶生

感谢邻居及好友,在忙着家中长老事情,都牵挂为我庆生。踫巧一个特别的机会,由Ca Mache 的烘焙师夫妇请客,邀我和真理子一起晚饭,我真是韬光了;大家还没熟络到为我庆生,却让我占据了他们的时光;而且晚餐超精美,西川太太还细心告诉大厨为我准备甜品。

跟在法国学厨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西川功晃老师谈中日贸、叹息香港的变化…

三位都是我先辈,其实是我学习的多。单是这晚的美食,主菜我跟西川老师都选鹿肉;我才知道过往我吃过的每一道鹿肉,大厨都只是浪费了食材;第一次吃到那么柔嫩的鹿肉;增见识了。

感谢大家的生日祝福,回到家有醉,看着很多留言“濛查查”,给神户的另一位朋友送一大堆淡路岛的风光;还好,不是写错什么。

每次有些醉都想跟某人說話;這個還好没有搞錯了。(然後今早發現這段文字沒有寄出,而且一直都用簡體字…)

甫見面,西川先生聽到太太和真理子介紹我是剛從香港移居過來的那位…西川先生表示了十個不相信,「咦—嘠—不是吧—怎麼看都是個日本人…怎麼看都不像中國來的朋友…」然後真理子去解釋,西川太太說打從第一次見我都覺得怎麼看都是本地人。🤣

西川先生好可愛,他何嘗不是怎麼看都像意大利人也不像日本人。然後西川太太爆了個家族話題,她奶奶話老爺當年太像某荷里活巨星所以愛上這夫君。我也很喜歡西川太太的豪邁,這種話題在晚餐中說,就已經表現出「很不日本人」。真理子談到我家夫君,用了「Giant」這個詞,我笑他家裡的「孫」那代孩子就是喊他Giant uncle,說他會請客下廚造飯,會幫忙家務,會為在場女人們添杯;「盛讚」一番。我說說大塊先生平時搞笑事(疼家裡女人的事),解釋何謂「不錯女神」說老婆總是對的,不要駁嘴就是。然後西川太太出手三次打了在旁老公,笑:「同じ同じ」西川只抿著嘴在笑;後來個墟一直在說痛症病後康復等話題,有點醉意的西川先生在打瞌睡,又給太太在旁拍打(我笑這種情況也同樣,我好明白,當然也不見怪)…

這個晚餐,大家都覺得找對了飯腳,真理子也說好意外啊,這晚大家都談得超開心的。


發表留言

話別前的飯聚—前輩賢伉儷

一個快樂得難以形容的飯局,就係由第二碟餸後就一直唔記得影相;最後連合照都唔記得得影;但我們一起散步,談天、我陪他們等車,大家擁抱。

賢伉儷是由GE時代相識的前輩;太太說上次見我時,bb在我肚入面。先生一直有跟她提到跟我見面談什麼,說喜歡我爽朗聰明談笑風生(我不忘讚太太好大方);於是展開我們兩個女人對自己身邊人及婚姻的相似態度的深談;抱歉這刻先生變成陪坐。她今日超愛我送她的禮物。好愛我為她調的香味,那是尤加利加檸檬。上一次送他們的蠟燭,香味也喜歡;但孫女也好喜歡那味道,一直說不相信是蠟燭,所以爺爺送了給她。

記一下今晚豐富全海鮮宴;鹽焗蟹、清酒煮花甲、豉椒炒蟶子王、椒鹽賴尿蝦、粉絲蒜蓉大扇貝、椒絲腐乳通菜、招牌馬友砂鍋炒飯。

之後他們跟隨兒子孫兒們回去NY,約定保重,跨過萬里會再相見!謝謝前輩這位好好先生一直關顧小妹我,以前身在金融的日子,他都常給予鼓勵;這幾年還是每次茶聚大家都天南地北,談得高興,我每次都獲益良多。26年後重遇太太,也是性情中人,他們兩夫妻相處互相包容敬愛,也是我的榜樣。

世界也真實在細小——

因為賢伉儷要回NY,叮囑我一定要過去相聚盤桓,提到我也應該是有好些業務伙伴和好友會在美國才對;我說我業務有關的全都在西岸裡,不是Miami就是Orlando;NY 就只有兩位Aunties,確實有機會一遊也得要去探望探望;就提到上次auntie到港也百忙小聚了,順提到這位女強人 Auntie 的品牌;誰知前輩說:「真巧,我一位好友是她前合作伙伴(香港及大中華區)當年她來港也大家在一個非正式場合裡介紹過,匆匆見過一面。然後太太有位好友是她的私交好友…」啊!What a small world! 

但廣東名門竟然不造酸辣炒蜆,有丁點的失望。


發表留言

也完了媽媽的夢

四月一日,是日本的開學日。

相信好多媽媽都會有種將一些不能完的夢,都寄托到子女身上。

藍藍小時候,我就對她說過:「媽媽小時候無法學鋼琴,但對鋼琴的敲鍵聲都特別鍾愛,希望我的女兒將來可以學好鋼琴,閒來就給媽媽來個音樂治療一下。」

結果藍藍很小時候一坐近鋼琴已經很「治療」,坐著一會,就能睡著;她長大了說那是因為鋼琴那木的味道太好嗅,嗅了再加上叮叮叮鋼琴聲就直想睡覺。

結果鋼琴是未學好,改去學畫;媽媽覺得這個不錯,小時候無法好好去學畫,只靠自己隨便天天隨意畫畫亂上色;然後大塊爸說,女兒的這天份是來自他的,他才是描畫高手。

然而今日,藍藍也算是完了媽媽另一個夢;在一所大片草地上長滿滿那粉粉浪漫色的櫻花學府裡,專心地去享受她的大學時光。

能夠在正式的大學府裡唸藝術,自然也都是她爸爸的夢。

祝我們的寶寶珠,學業進步,順利愉快!


發表留言

北海道的蒟蒻皂

在2016年之前已經初遇這皂,在京都,但當時只當是手信;自己回家用了,覺得不錯,可是,不記得自己在哪裡買得回來。結果再遊京都錦市場時,仔細的聽完店員講解,試用各款不同美容材質的蒟蒻皂;才算是被深深吸引著。

每年去神戶,我都盡量抽個一天半天到京都走走,也總不忘在錦市場大買特買一番;於是順理成章,我就會買夠一這皂在理解上是純精油及金泊,我相信有加入純米化妝水之類,凝結很可能是寒天粉。我自己版整年夠用的量。也試過轉介好友後,自己存量不夠,就請去京都旅遊的朋友代購,但皂始終有點重量,有些朋友不太願負上這個責任,尤其是男仕啊,他們覺得專程為女性朋友走這一趟,身邊老婆怕要生氣了。(買給老婆不就是好嗎?哇,妳說啊,折兩百塊一片皂啊,最好還是別讓老婆見上,妳還說要我帶她去那裡!)表弟去關西遊,我支使他去代我帶回來,一口氣帶回來幾種不同香味,也給他媽媽買幾塊(看!還是小表弟聽話。)也試過不想麻煩人家,在台灣找到網上代購,可是最後還是要麻煩台灣的好友代付代寄。

究竟有多好,要這樣勞師動眾啊!

試用過眾多不同味道美容功能的材質中,金泊一款是最適合我皮膚用。我用這金泊皂已經有五年不間斷,每早用這皂在手心搓泡洗面,用手舀冷水,用毛巾印乾(緊記不要擦面不要用溫水,除非室內溫度都低過十度,我才會用微溫的水拍上面)。秋冬洗完會再拍上爽膚水(我最常用不外乎萄正宗/ 廣源良菜瓜水)(無錯,我花在面上的不是很高消費,實用就夠)。早上洗面很重要,但也不必繁複,做對的事用對的東西,一件就夠。這皂洗完不會覺表皮拉緊、乾燥或脫水起小粒狀(這些我從前捱了好多年,覺得好討厭,大家可能記得我是表皮好薄好易脫水而敏感紅的混合敏感皮膚)。

不過到今日,香港看來只有一家專賣入口各地肥皂的專門店有售,賣價是原日圓價的接近一倍。而且很多時也沒有金泊那款。

最後,科技的方便,讓我看到淘寶上竟然有賣。鑑於對淘寶上的假貨充斥,實在不敢妄然去訂,畢竟訂貨、溝通到運送所花的心力金錢不少。結果找到這家,堅稱是日本原店授權。但基於淘寶對海外賣家的限制,只能賣給中國境內買家(香港是境外在這不想再深討了)。所以在購買時,就必須經由國內的親朋友幫忙了。

https://baixuebenpu.world.tmall.com/p/rd837382.htm

皂碟內,舊有的是原裝在日本京都店買得。新的一皂是在淘寶賣家處運到。經由我以多年經驗認證,是百分百的真貨。因為所有包裝真實無誤,皂碟內一件快用完的名為京都金箔,新的是神戶北野金箔;視覺質感上也完全一樣。

好幾年前,我已經在企圖解構這皂的成份。不過試驗出來的不是太硬那質感不及他們造的好,就是過快融掉。所以,我依然向他們訂購,依然在用他們產品。

#來自日本的手工潔面皂
#蒟蒻皂


發表留言

較剪之裁剪刀

左起:行淳作(韓國「長」裁剪刀),日本Kai-H裁剪(早代,來自媽媽初年學藝,快60年了),紅布包了的有刻我的名,是庄三郎,是我初年去學裁剪班,媽媽交我用的。接下來正中的是日本廣吉作,也是來自媽媽的收藏。

右三把是布用牙剪,純銀色的是勝家,不錯選擇。黑柄的是當年在內地裁縫替我在JINLIQI (內地著名跟外地品牌合作的剪刀廠)所買得的,我覺得損耗快,應該是鋼水不夠好,上手也較輕。藍色的是近年在日本購得CLOVER 細牙布剪,性價比高,是我近年愛用的一把。

下面兩把,就是我說的剪刀不一定要買很貴價錢,首先搞清楚它的用途,如果粗用、常用、買較剪時秤一下剪頭不要買太輕太薄,不受力,剪刀的鋼水就直接影響剪刀的耐用及可磨耐用性,刀身沉實才會見到鋒口較寬,張小泉是好剪(這剪已過了第一個十年依然鋒利如昔),夠沉實夠墜手,鋒口夠寬可以磨鋒,在中港買,價錢不貴。但一般手工用剪,AEON living Store/ Daiso 賣的$12/ Yen100行不行呢?行!白色那把彎剪(一般使用),我就是購自 AEON,手柄設計好、彎度好,但鋒口較幼薄,不要預算它能捱幾次磨鋒,所以,決定它是用來剪紙,就一直剪紙好了。如何使用好較剪,下面再說。

我正在整理我家的較剪。我算是個「較剪癡」,但因為裁衣可能只佔我工藝科1/3左右,而且有些也是承自媽媽的。之前已經出讓了兩把自己早年買的,但承接了媽媽三把老剪,只好先放棄自己手上的。

我家裡有個習慣,每個角落都幾乎有把較剪侍候,但用途設定是剪什麼就不可另剪其他物料,對於來我家的朋友起初都覺得我好古怪,但我女幼受庭訓,對於較剪如何使用早已經習慣。而上我藝習課的學生,也會知道,我第一課一定會提到如何使用較剪。

這麼年我所策劃及現場處理的活動或花藝佈場等,我腰間一定配備兩把私用剪。任誰隨意取我較剪亂剪東西,必遭我苛責。在活動佈場時,每人所派較剪,若不能按我指示分好用途,或隨意亂放或隨便亂剪而導致那較剪作廢,也都必定遭我嚴責;可能這裡有同我工作過的朋友早見識過。

較剪用得好係非常重要。這圖裡上排都是裁布用,下橫放兩把是我其他工藝的基本常用剪。剪刀未必需要買最貴的就好,開封、保養及專用才是最重要。

這些年一直有好多朋友來問:「一把較剪本來好好的,但突然一日就不再利,有時甚至就地罷工,再剪不到東西。買把較剪才十元八塊,只好丟了再買。」(於是每次在活動場見完場四處也是作廢較剪,慘不忍睹。)有些朋友也問:「為什麼有些較剪只能用半段鋒口,總是不能爽快一剪就全剪開。」問題s最終其實不外乎根本沒搞好如何使用較剪。較剪鋒口在開封後剪布就剪布(其實剪布料都有分質料,不過尋常家用已不會細分),剪紙的就剪紙,剪完紙去剪布(或交替)起初一兩剪也許還未察覺,但慢慢剪刀再也剪不到布,不信可以去試剪絲帶,剪刀利口的破壞立即可見。更甚者,好多人無為意,隨手拿較剪剪一下碎髮(懶去拿髮剪嘛),於是剪刀一下就死掉了,已不用說剪紙時不為意踫上釘書釘、小銅絲之類。然後,另一問題是,較剪不能摔,不可敲(這個說出來好像很多餘,誰會敲剪刀?但我親眼看過好多學生也有這類習慣,尤其長剪,很喜歡將剪刀頭敲另一手手指或檯面,不知是否是量位、定位、緊張…什麼;總之,就是不自覺在剪前,先把剪頭敲一下)。更多是不小心把剪刀掉落(其實由手上掉到桌面已足夠令刀口受損),剪刀的鋒就已經「休克」了。要急治「休克」了的剪刀,又回到找磨刀專家醫治(現存磨刀人專家真的極少,而且價錢不平宜),而且也得要剪刀本身刀口夠寬夠厚可供「醫治」。所以,剪刀貴買就得要小心呵護,剪刀買平宜的,也還是要小心。之前所說在佈場中,我最討厭亂用較剪的,就是因為好的剪刀一時三刻不能替補,沒有好的工具很多「工藝」都做不好。

剪刀原先好好的,突然變得只可剪半段,3成可能就是曾跌過剪,是撞了內傷。另外7成就是正中曾剪過頭髮或硬物;不要看輕頭髮,頭髮對鋒口的傷害絕不小於幼如絲的銅絲。這類「鋒傷」肉眼是看不見的。一把好剪刀不論買價多少,只為一根頭髮而廢掉,我會認為是一種極端的浪費。


發表留言

按摩

前言:看見蔡瀾先生一篇《按摩癖》,我也記記我跟按摩的故事。

第一次接觸按摩,是我與大塊先生旅遊昆明(1993)。這個旅程在出發前已經鬧了個小烏龍,而且一回憶又會連上智子的相處時光;那些年,像我們這種年紀,這種凡事都問 why 的年青伙子去旅遊,每一天都有很多疑問很多趣事。

所以,還是直接由第一晚入住石林附近的賓館那兒說起吧。這家當年以本地最高級大型國賓級賓館,僅次於隔鄰假日酒店集團的外資合營酒店;但對於我們肯定更具「探奇性」與「樂趣性」的。我們在這賓館會停留三個晚上。

第一個晚上,旅行團中有三個「單位」最為活躍,在起程不久已經自行認識、交談、熟絡;有大塊在旁,我總是要順著飾演很和善很熱情很健談的太座,因為以上幾點是大塊先生的招牌式(應該很多人沒想像得到)。另一個單位是三男一女的組合,比我們年青幾歲,大學同學們畢業後聚首出遊,活潑人。另一個單位我們稱為uncle auntie 的夫婦,大約四十出頭。這棚人哪能聽聽話話到賓館吃過晚飯就入寢休息呢,有人就問導遊哪裡有夜市?

導遊其實不太敢膽過大地帶著我們亂跑,出租車停在夜市街頭,整條街只不過像榕樹頭那麼大的;可是,短短的窄窄的,也夠我們目不暇給,有木凳圍坐小圈對著台擴音器的在唱香港情歌(街頭卡拉OK)、有賣一元一大碗的米線(沒有肉,只有一些菜碎,和桌子上有一瓶榨菜類的味菜、地豆,悉隨尊便)、自然有賣遊客紀念什品的;因為完全不可能吸引五十歲以下的遊客,我們很快就直接要求找個地方夜宵(米線大家都覺得只看過就行了)。導遊把我們帶了去家酒家,導遊有點尷尬(有點裝)說這裡沒夜宵的習慣,所以酒家就是吃酒家的菜。不過與其說夜宵,不如直說像大塊先生這號男人,旅行團的晚飯,無論色香料味都根本不能滿足;這十人就索性每人點個最豪華的過橋米線,酒丸子當甜品。

吃完,叫出租車回程酒店,酒店正門外坐著一男一女身穿有點髒的白醫生袍,檔口掛著「推拿按摩」;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種服務。導遊有說昆明有很正宗的推拿按摩,大家可試試。然後,大夥一看檔口放著張小木凳,兩位技師的模樣,開價人民幣10元全身按摩,45分鐘;大家聽完就散去了。大塊先生可能覺得口袋裡的人民幣好像沒多機會掏出來付有點不爽,就說他要試,叫我也試,我有一刻猶疑過就這樣坐在街上給人摸身,讓人家路過在看,怪不好意思。只是夫君說有他在不怕,我只好很不情願地叫那女的師傅隨意按按就好。

結果是,師傅的手一貼上來,就像會魔法的,人旅途勞累,肌肉給一推一捏都軟垮下來,還好因為坐在街頭,勉強省著個意識。完事只覺全身骨頭又酥又散,於是問兩位師傅能否上房服務。男的師傅很樂意答應,女的師傅有點猶疑,問我她可否帶著女兒一同來房間。

其實當年,我們也沒幾戒心,當然也恃著大塊高大,有恃無恐;夫婦倆只商量一下貴重物品要如何收好不要被人趁我們意識迷糊就扒走;卻還沒想到人心可以更險惡,引狼入室類的問題。

還算是走運,也許當年的昆明還是民風非常純撲,技師兩夫婦都是專業技術,只是活於那個國度,還沒有專業的包裝而已。

由昆明回程後一年,一直念念;後見有一家開在山林道,連忙上去幫襯,收費$120,只有半小時。手法也遠不及昆明的體驗,夫婦倆意猶未盡,兩個月後發現另一家開在旺角,又連忙去幫襯,這次感受更差,雖不致筋骨有受損,但硬吃肌肉痛了兩天;只好暫消了念頭。直至兩年後生下女兒坐月子後不久復工上班,彎了腰後幾近不能回直上半身,連忙跑去辦工地點附近的那山林道店趕忙求診減痛。一連兩週每個午飯都不吃,就去推拿半小時。

由那時開始,就變了骨精強,甚至我曾經有用文章去記錄我去過的大大小小按摩院。後在深圳遇上另九成視障的好手勢女醫師,差不多一年的每個週六早上,我都躺在那裡,曬著日光,讓她把我反來覆去,由也也也吃痛呼叫,到她手按上我腰我已沉沉睡去;我會稱她醫師,而不是按摩師;是她讓我學會如何分辨純正手法,也讓我享受她暖和肉厚的兩手在我身上撫平痛楚。那年,兩小時的服務收費是大約人民幣50-60元,但我以香港的收費額來付她的服務。我成為她的貴客,她沒有多話,只會在開始讓我盡快放鬆時,跟我說些話。她幾乎完全視障,每次我都得預先約好,按摩院會有人領著她來。她有把好長的頭髮,但梳得很貼服的編著一條很長的辮子。她告訴我,她是湖南人;在我接近復健完成,她說是時候要返鄉間,她一直不習慣深圳的生活,她回去可以在正式市醫院裡掛單做整脊治療師。

由於我的傷患已經完全康復,再下來的按摩,只不過是閒情享受式消費;加上深圳的按摩已經大行其道,我也樂於跟其他同遊朋友結伴去試不同的按摩場。開始成為無按不歡的,而且還帶著很多朋友享受按摩。正宗經絡療的、水療式的、美容的、泰式的、印尼的、日本的……最後,因為越遇越多根本不會推拿按摩,而只會將這類貼身服務演變成勒索小費的、色情滲入的……我逐漸放下呢份幾近是習慣的享受。

時間去到2010後,我已經極少去按摩的地方。這年,遇上盤骨傷患,偶然,會想念那位長辮子,每次都很用心為我治痛的醫師。不知道她現下生活可好?

掌握這些步驟「免花大錢上按摩店」 巧手變身「按摩專家」紓壓放鬆不求人! - 每日好文
圖片摘自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