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愛上髮型師

發表留言

曾經有人說過:「男人最大可疑的情敵,就是老婆的髮型師。」

當然,這不會是我,因為我的髮型師,是愛了我幾十年的表弟,他整天纏著我抱抱的時候,我老公還沒出現,嘿。

不過,跟髮型師種下一些特殊感情,也是能理解的。

因為女人時時都在 bad hair day 心情煩燥,頭髮亂七八糟的時候踏入髮型屋,然後神彩飛揚,被讚美讚得飄飄然的離開;她們的髮型師就好像有魔法的,摸摸女人的頭,她們就會靜心。

我的三千煩惱絲,比很多女性朋友,多出一倍;所以這詞用在我頭,應該名為六千煩惱絲。

去過一家髮型屋,兩個髮型師悄聲在我背後竊竊私語:「那個長草頭。」指的正是我這尊頭。

可是,我並不是太久沒去剪髮;只是太難搞。

中學時代的同學大概有印象我一畢業那年,把一頭長髮一口氣剪短到像小男生;大家都認不得我。

可是不到一週看不順眼,再剪,好了,今次剪到自己也哭起來,只好用頭巾把頭髮包起來。

那些年,認識第一位建立長久關係的髮型師,他叫Danny;是個標準藝術家。

少女初踏社會,對打電話預約髮型師感到有點怯怯不好意思;於是就時時出現以下情況,走到店去,他老闆說:「Danny 今天不上班,不知哪裡去。」

又或者:「他說會回來,等一下吧。」我一等就一兩個小時。有時,他更有趣,剪了一回,對我說:「手累了,餓,先去吃飯,別走,我一會回來。」於是,丟我在那裡又一坐個多小時。

我對藝術家們的耐性,可能拜他發掘的。哈。

但我還是喜歡他,因為他對我的一頭又長又濃厚又鬈的頭髮,很見喜愛;每次只有他有時間,會請我讓他練習,讓他編辮子,為我梳髮髻,有時隨手在店裡找朵小花為我別上;我也隨他,反正他很會逗我開心。到後來,他也不再問我想如何剪的髮型,我一坐下,他只會問什麼長度,款式就完全隨他。 (今日表弟也是這樣對待我。可見我實在很隨和的一個人啦。嘻嘻!)

這髮型屋,一直到我結婚後還在用;直到有日,他說:「我跟老婆移民了。」 也沒放下聯絡,也沒說哪一天離港;總之某日的 Goodbye 後就再沒見過面。

反而那髮型屋的老闆,我還是會偶爾去幫襯;跟他總沒跟Danny的說話多,人夾人緣的吧。

但感謝他某年在我弄傷了肋骨在靜養時,為我體貼過;因為那時我根本無法彎腰洗髮;每次去他那裡,都彷彿公主出巡,他跟店員們都由店門迎我,一直護送,為我墊好背;整個店裡都為我忙;但也還只收標準費用。

我不好意思,他卻說:「老朋友嘛。」

後來十幾年,搬了家地點不順路,沒去。

今日又踫巧經過他店前,而他又正好站在那兒,認出我。

原來晃眼,跟他相交,又幾十年了。

老朋友嘛!真的。

作者:別緻 BEE

別緻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生活追求。 且隨小蜂,追芬逐香; 見識天涯,細賞芳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