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納民之旅十都走了

發表留言

週日清晨,因為大多客人都在這天離開,各自返回自己的國家去;這個早晨,忙於收拾、退房……

我的早餐吃的最是安穩的一頓。

午時,客人分批送上旅遊車,送他們到機場去。

老闆Y問:「妳為什麼沒有帶行李箱的?」

好同事代答:「她要在酒店最後查數埋單,協助所有客人都安全離開,她最後打點過才回程返港。」

老闆Y點頭:「這也好,倒是周到。」

我回頭到酒店,會計部請我直接去辦公室一趟;一大疊房帳,算來算去算不清楚;真虧它那麼大一家渡假酒店;連我都忍不住借台計算機,右手幾指飛快地在鍵上飛動;那會計部眾人不禁嚇呆了眼。我其實也不是什麼會計專材,只是打數字鍵盤,是最標準的矇眼速敲罷了。

好吧!終於帳單都核對好,帳簽署也辦了。

「糟糕,要趕飛機了!」

「我們用車送妳!」

到達機場櫃位登記,櫃位前的地勤人員一直在談電話。我一邊敲著櫃檯,一邊乾瞪著他。最後,我敲了敲檯,很不客氣地說:「我要趕著上機!」

地勤人員睨了我一眼,索性別過頭不理我。我再等了三分鐘,再也等不下去,眼見我乘的機登記最後時間已過;我老實不客氣攀過那櫃檯,抓那地勤人員衣袖。他很惱,給我老大瞪眼,我面色也不見得好看,互睨著。

「我要登機,我乘的飛機要關閘了,你只顧著談電話,你這是什麼服務……」

「小姐,你要乘的飛機已準備起飛,妳得要去航空公司辦理轉另一班飛機。」他懶得理我,把手一指不遠處的航空公司辦事處;然後又轉過頭去談他的電話。

跑過去航空公司,已關門,午飯去。我氣得怪叫,只想著同樣事情在香港的話根本不可能發生。當地分公司一位秘書打來我手機,我咆吼著。

她連忙替我打去她相熟那航空公司工作的好友,可是再回電時,自然是,飛機已走了;什麼辦法、什麼人事都用不上;正是「飛機不等人」!

航空公司辦公室,大概得知有個來自香港,需要特別照顧的貴賓乘客,正一肚子氣坐在他們辦公室外不知何去何從;他們派了個主任從午飯處跑回來,說可以替我安排轉從吉隆坡的當日航機,不過我得在轉飛吉隆坡後等三小時,然後,抵港是晚上十時!

我已經累得連說「不!」都幾乎沒有了,分公司的秘書打來勸我倒不如多留一晚,派車子來把我先送回酒店去。

也沒辦法了,打了個電話給早已回程的上司,報告因為跟酒店帳房對數時出了點狀況,延了回程;上司還不知我們在他走後在阿庇幾日裡的事情,總算還不在電話裡頭細問,只說儘快回來好了。掛了線,心裡安慰自己:「忙了兩個多星期,就當讓自己好好休假一天吧,回去就在泳池舒舒服服浸個夠,今次再不會有人走來問:『我們今晚有什麼節目?』『去哪裡吃飯?』。」

卻誰知,一回酒店,發現最可惡的親戚不知不覺地跟了來,還要無聲無息地,卻一來到就哇啦哇啦的——我說的正是廣東人對女生月事的隱喻為「姨媽」。

來得兇湧,連下床到酒店小便利店買衛生用品也不行;結果過了最「嘆」最「優閒」的半日一夜,就是向酒店房務人員求救,連餐食都要房間直送——唉!

翌日,一個人提著超大行李箱,近乎神遊與虛脫,獨自回港。人消瘦了整整一大圈;同事問:「是否很辛苦?」我——芫爾。

 

【後注:此文在2013年2月在舊文稿中尋回,補記。  有關這次在2012年7月在納民的工作紀,南合共十篇,完成了,也完整了。  2013年2月17日】

作者:別緻 BEE

別緻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生活追求。 且隨小蜂,追芬逐香; 見識天涯,細賞芳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